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阅知网,倾力打造学术界一站式发表平台!
 哲学
论杨万里《初入淮河四绝句》的空间想象与抒情
发布时间:2019-11-27 11:16:49 点击: 来源: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淳熙十六年(1189)冬,金贺正旦使入宋贺岁,杨万里奉命作馆伴迎接。行至原处北宋腹地,时已为宋金国界的淮河,他写下《初入淮河四绝句》(以下简称《初入淮河》)。淳熙十五年(1188)至绍熙三年(1192),杨万里赴任北上,终于得以一见其从未亲见的中原故国。北上见闻使其师法自然的诗学理论实践得到强化。《初入淮河》雄阔沉郁的风貌,正是这一时期诗歌的代表。
同感叹家国时事的其他诗歌不同,《初入淮河》抒发诗人对既定格局的悲怆与失望,却没有对北伐光复等积极进取的军事行动有如此执念。其源有自,杨万里早年力主北伐、收复失地,而至晚年,面对宋金形势,其主张加强淮河边防,以维持既成格局为首要。诗人初入淮河之时距绍兴和议(1141)已近五十年,距符离战败、隆兴和议(1163)也已二十余年。南方的新一代宋人逐渐成长,继续在中国的中部及南部抓紧经营,长久安顿。对此,旅美学者柳无忌(Liu Wu-chi, 19072002)在《中国文学概论》An Introduction to Chinese Literature中,有诗意而凝练的概括,移译如下:
 
 
自己便是一个诗人,并且写下《满江红》的爱国将领岳飞——他悲剧的死为统一这个国家任何残存的希望敲响了丧钟。许多南宋作家正是在这样悲哀的境遇中成长,只得在诗歌中抒发其洋溢的感伤。
 
 
其间,杨万里目睹张浚北伐失利,宋金两立渐成定局,经历了由主战至慎战、主防的转变。特别地,杨万里对隆兴北伐因将领失和而溃的观察十分精切,但也未尝直言其师张浚之过,只道陛下非常主,群公莫自贤(《读罪己诏时有符离之溃》其二)蓄意其中。这一温柔敦厚的品质,同样反映在《初入淮河》的议论、感怀中。
迎使入淮的现实境遇、宋金对峙的历史格局对杨万里诗歌创作均有直接影响,同样是《初入淮河》中某些诗句的重要依据。文本以淮河为中心的桑乾”“中原”“江南等地理意象为基础,探究文本抒情的结构与特点。
一、地域与心态:诸地理意象考论
1. 淮河为中心
《初入淮河》组诗其一、三与淮河的关系甚为密切。其一人到淮河意不佳句统领全组诗。作为想象展开的现实依据与抒情依托的地理意象,人到淮河使全组诗的想象与抒情得以落到实处,避免陷入空想的境界。现将诗人同一时期前后诗歌中的相关诗句摘录,并分AB二组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