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阅知网,倾力打造学术界一站式发表平台!
 哲学
防卫限度问题的结果无价值论坚持与回应
发布时间:2019-11-27 11:15:30 点击: 来源: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近年以来,行为无价值论者将司法实践中防卫限度把握过严的问题,归咎于结果无价值论的思考进路,并就此提出了诸多质疑与对应观点。对于行为无价值论者的批评,结果无价值论尚未作出系统、全面的回应。防卫限度问题是否确与行为无价值论、结果无价值论之争挂钩?结果无价值论的思考进路是否确实存在疑问?行为无价值论的对应观点又能否为实践中正当限度的判断注入新血液?本文尝试对行为无价值论的质疑进行回应,进而讨论结果无价值论在我国判断防卫限度时的具体运用。
 一、行为无价值论者的批评与立场
我国行为无价值论者对结果无价值论在防卫限度问题上有诸多批评,并提出了对应的理论建构:
(一)来自行为无价值论的质疑
行为无价值论者在防卫限度问题上对结果无价值论的质疑包括以下几点:
第一,结果无价值论在正当防卫领域导致“唯结果论”的倾向。“唯结果论”仅用“后果严重”的思维考虑问题,不考虑防卫人当时的处境和防卫必要性,而结果无价值论注重结果判断与利益衡量,为“唯结果论”倾向提供了土壤。
第二,结果无价值论在正当限度的判断上采用事后标准,导致轻易认定构成防卫过当。基于事后判断的利益衡量理论,会使得认定为防卫过当成为总体倾向。
第三,由利益衡量理论推导出的“合比例性”限制存在疑问。对防卫限度把握过严,源于通行的基本相适应说以及以基本相适应说为基础的折衷说。要求防卫实际造成的损害与保护法益之间具有“合比例性”并不妥当。
第四,结果无价值论将防卫人与侵害人的权利置于同等法律地位不妥当。根据结果无价值论以及利益衡量理论,只要保护的法益小于受侵害的法益,防卫人便容易被认定为防卫过当。双方享有的权利与承担的风险被视为“半径八两”的关系,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第五,利益衡量理论无法解释防卫人不负退避义务,以及防卫限度的伦理限制等问题。例如,德国理论通说认为,对于无责任能力者或责任减轻者,以及近亲属之间的轻微侵害,需要对防卫手段进行限制,基于结果无价值论的利益衡量理论无法合理解释这些问题。
(二)行为无价值论者的对应观点
针对这些疑问,行为无价值论者提出了对应观点:
第一,将防卫过当进行拆分,分别判断行为过当和结果过当,其中行为限度的判断更为重要。从我国《刑法》第20条第二款的规定来看,“明显超过必要限度”系行为过当的标准,而“造成重大损害”系结果过当的标准,只有同时符合行为过当和结果过当才能整体认定为防卫过当。两个标准之间是并列而非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