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阅知网,倾力打造学术界一站式发表平台!
 人文社科

基于合作博弈的经营性PPP项目收益分配问题研究

发布时间:2019-12-05 点击: 来源:系统科学学报
1. 引言
目前,国内外学者对PPP项目收益分配问题的研究已经取得了一定成果。其中,马强经过研究,建立纳什均衡模型,求解出非经营性PPP项目公私双方收益分配系数[1]。汪洪利用博弈论中的Nash均衡原理,分别建立了非合作机制和合作机制下的收益分配模型,解决了不同机制情况下公私双方的收益分配问题[2]。非合作博弈求解PPP项目收益分配日趋完善,部分学者开始考虑用合作博弈相关方法来求解问题。于景起利用合作博弈中的Shapley值法求解PPP项目收益分配问题,并用风险系数对求解结果进行修正,最终求解出政府和社会资本两方参与的收益分配方案[3]。何天翔进一步完善Shapely值求解收益分配的方法,考虑了影响收益分配的五个重要因素,建立了改进Shapely值的利益分配模型,解决了公私双方收益分配问题[4]。此外,也有一些学者用其它方法对PPP项目的收益分配进行研究。Viegas综合考虑了交易成本、合同期限、再谈判等因素对收益分配的影响,建立了合理的收益分配模型解决了PPP交通项目相关方之间的收益分配问题[5]。Sokolitsyn提出由PPP项目各参与方共同出资建立公共基金,再考虑系统效应进行收益分配[6]。上述研究选取了不同的方法解决了收益分配问题,不足的是只选取政府、社会资本作为项目收益分配参与方,而忽略了公众的重要作用,在方法上,也没有采取合作博弈“占优”方法中的核心法来求解PPP项目的收益分配问题。
针对公众参与PPP项目收益分配相关问题,国外已有相关研究,Wisa Majamaa基于理性消费和公共性理论,构建了政府-社会资本-公众-伙伴关系(4P)合作模型,促使政府和社会资本更加了解公众的需求[7]。S.Thomas等利用利益相关者理论,基于4P模型构建了一个自下而上的公众参与机制,解决收益分配等问题[8]。与国外相比国内对公众参与PPP项目相关内容研究起步较晚,对公众参与PPP项目收益分配问题研究则更少。其中,叶晓甦等结合PPP项目全寿命周期运行特点,建立了PPP项目公众参与的框架性机制,并强调公众参与是PPP项目的必然选择[9]。经过进一步研究,叶晓甦等建立了基于公众感知的因素修正Shapley收益分配模型,用来解决政府、社会资本、公众共同参与的PPP项目收益分配问题,为PPP项目公众参与机制提供了量化思路[10]。由上述文献可以看出公众参与PPP项目收益分配具有重要研究意义,而经营性PPP项目是指有明确收费基础,并且经营收费能够完全覆盖投资成本的PPP项目,在这类项目中,公众通过付费使投资方收回成本并获得收益,保证项目顺利进行,公众参与收益分配更是必不可少。
Shapley值法与核心法常用于解决收益分配问题。相比之下,Shapley值法是一种均值方法,体现了公平性,但并不能保证联盟的稳定性,即不能保证满足联盟个体和子联盟的合理性。从PPP项目的实践来看,在个体合理性不能满足的情况下,PPP项目的必要性与可行性将会降低。核心法是基于个体和联盟稳定性的一种求解收益分配的方法,能够弥补Shapley值法求解的不足,缺点是求解结果不唯一,因此有人用改进核心法求解收益分配问题,杨继君等利用改进核心法求解供应链节点企业联盟收益分配问题[11]。杨继君等进一步研究,论证了用改进核心法求得的收益分配结果的合理性和稳定性,以此形成在供应链中建立联盟公积金制度的理论基础[12]。本文求解的收益分配问题不涉及到政府补贴,因此不用改进核心法求解,而考虑用纳什谈判解来解决相关收益分配问题,目前,还没有人将该方法用于求解经营性PPP项目收益分配问题。
总之,上述研究大多选取了政府、社会资本作为PPP项目收益分配参与方,而忽略了公众的重要作用,即使有部分研究者将公众看作收益分配参与方,也没有采用基于个体和联盟稳定性的核心法来建立PPP项目收益分配模型。因此,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本文尝试建立考虑公众参与的基于核心的经营性PPP项目收益分配模型,并解决相关收益分配问题。
2.模型构建
在公众参与的经营性PPP项目中,公众对项目提供的产品或服务的选择性始终是存在的,并且建立在公众收益基础上。若公众不参与项目,项目无法获得收益,失去现实意义。为简化实际问题便于下文模型建立,在不违背事实的条件下,对公众参与及收益相关内容做出如下假设。   
2.1条件假设
①假设政府、社会资本、公众(下面分别记为1、2、3)三方均为“理性”博弈者,也即在博弈中追求较大的收益分配,且在博弈过程中各方信息完全;
②假设项目参与方的收益无论以何种形式实现,都可以以一定的资产评估方法,将其换算为货币效用进行计量;
③假设公众收益指的是消费者购买某PPP项目所提供的产品或服务时,所节省的时间及金钱或获得较好服务体验所带来的货币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