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阅知网,倾力打造学术界一站式发表平台!
 人文社科

政治系统论视角下的乌克兰危机民主启示

发布时间:2019-12-05 点击: 来源:国际观察
本文使用政治系统论的研究方法探讨乌克兰危机爆发的原因,并从国内政治与国际政治的跨学科视角中总结出一些有益的民主政治发展启示,本文的基本分析模式图如下:
图一:政治系统的动力反应模式(图表来源:[美]戴维·伊斯顿《政治生活的系统分析》,王浦劬译,华夏出版社1999年版,第35页)
图二:政治系统理论结构功能分析方法的三个层次(图表来源:笔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一、乌克兰危机爆发的系统原因
(一)环境系统方面的原因
1.社会外部环境系统
(1)新“冷战”的国际背景及现实主义地缘政治传统
随着苏联解体,人们普遍认为美苏(俄)冷战似乎已经结束,但事实表明,这是一种误解。苏联解体后,美国一刻也没有中断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它主要以北约、欧盟“双东扩”为工具,利用有关国家的内部矛盾,达到推翻原来的合法政权,以亲西方的政权取而代之的目的。“冷战”、“和平演变”、“颜色革命”、“新干涉主义”等,其本质都是一样的,只是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称谓而已,本质都是西方,尤其是美国整垮对手的惯用手段。[丁原洪,“乌克兰危机的历史经纬与现实启示”,《和平与发展》,2014年第2期,第6页]
从地缘政治角度看,乌克兰的局势说明,在21世纪的今天,国际政治的本质仍然是大国政治。乌克兰处于西方和俄罗斯两大力量之间,两大阵营从来没有真正考虑过乌克兰的利益;相反,两个阵营随时都可以牺牲乌克兰,来获取自己的地缘政治利益。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曾经签署协议,保证乌克兰的领土和主权完整,但在和西方竞争地缘政治利益的过程中,俄罗斯很轻易地撕毁了这个协议。[郑永年,“国际政治中的乌克兰悲剧”,上网时间2014-10-10]在这场现实主义“零和游戏”的博弈中,乌克兰不幸成为大国政治的牺牲品。
(2)“文明断层线”及地缘政治断裂带的残酷现实
西方文明与东正教文明的断层线一直贯穿着乌克兰领土,独立后的乌克兰实际上是一个“具有两种文化的、分裂的国家”。[Vyacheslav Nikulin and Nataliya Selyutina, “Geopolitical Orientations of UkrainianPolitical Elites and the Electoral Campaign of 2006”, Perspectives on European Politics and Society, Vol.8, No.4, 2007, p.544.]乌克兰西部大多数居民为天主教徒,东部大部分居民信奉俄罗斯东正教,经济危机引发文明的冲突,导致国家处于破产和分裂的边缘,为大国插手提供可能,并最终以自身悲剧引发大国政治的悲剧。这再次折射出欧洲分与合的宿命。作为东正教文明核心国家的俄罗斯与作为基督教文明核心的西方国家(欧盟、美国)之间的冲突,一直都是影响乌克兰国家发展及国内稳定的重要因素。欧洲的边界——政治边界、经济边界、宗教边界不重叠,始终是欧洲动荡、碎片化的根源。[王义桅,“乌克兰危机启示录”http://bjzz.xjnu.edu.cn/s/110/t/114/08/ab/i/1/info67755.htm,上网时间:2014-10-19]
兹比格纽·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认为,“没有乌克兰,俄罗斯就不再是一个欧亚帝国。…如果莫斯科重新控制了拥有5200万人口、重要资源及黑海出海口的乌克兰,俄罗斯将自然而然重获建立一个跨欧亚强大帝国的资本”。[[美]兹比格纽·布热津斯基著:《大棋局:美国的首要地位及其地缘战略》,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39页]而如果乌克兰处于西方强权的影响或控制之下,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南部平原至少在地理上无险可守。[George Friedman, “Geopolitical Journey: Ukraine”,
1129_geopolitcial_journey_part_6_ukraine]“地缘政治支轴国家”,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了乌克兰的国内政治分歧一定会引发周边大国的介入,他们通过扶植代言人的手段来实现自身地缘安全利益最大化,企图把乌克兰纳入自己的国际政治体系。由于乌克兰正处俄罗斯与西方之间的地缘政治断裂地带,因此不幸地沦为大国博弈游戏中的“玩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