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阅知网,倾力打造学术界一站式发表平台!
 教育
高校课程的学业评价多元化体系构想
发布时间:2019-11-28 09:43:55 点击: 来源:教育研究与实践
引言 
 
随着大学课程与教学改革的不断深入开展,在知识经济和创新意识作为经济发展主导的今天,大学教学由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的转变显出前所未有的重要和迫切。经过不断地改革与探索,大学教学在内容、方法和体制上都互相借鉴、稳步成长,但从总的实际效果来看,教育在力求做到培养学生的兴趣、终身学习观以及学以致用等方面还有较大差距。
为改变“大学生过剩”与“技工严重缺乏”冰火两重天的就业反差格局,目前国家教育部的改革方向已经明确:国家普通高等院校1200所学校中,将有600多所转向职业教育,转型的大学本科院校正好占高校总数的50%。通过这一改革旨在通过本科教育转型职业教育,实现职业教育体系从大专到大本、甚至于研究生、博士生的构建。
大学在社会发展的涤荡中上下沉浮,对自身的定位也在不断变化、调适,这就要求高校培养出来的人才,不再是纸上谈兵的人,而是技能型的人才。相应地,大学的人才培养模式、办学模式、授课方式,学业评价形式也需要及时调整才能适应形势的变化。如何建构科学的高校课程学业评价体系呢?本文将从教育学、认知心理学等角度分析目前学业评价的问题,并从学业评价的功能、领域、范围、以及评价的时间、主体、场所、方式等几方面内容进行梳理,并提出相应的构想蓝图。
 
、实现学业评价的功能多元化构想
“学业评价”这个概念的内涵,目前在高校仍被大多数教师认为是任课教师对学生发出的强势话语,甚至被认为是一个简单的给学生划等级、贴标签的分数。相当部分的学生只能通过自己考了多少分,来得知教师对他们的评价高低。 事实上,“学业评价”与“考核分数”是两个非常相似而又相互区别的概念。“学业评价”,是学校、教师,包括学生自己,对以学科知识和学科能力为核心,全面兼顾动机、兴趣、特长,以及方法、习惯等,并在作业、考试考查等方面所进行的学业判断,它伴随着教学活动的始末,可以全面了解学生的学习历程,激励学生的学习和改进教师的教学。也就是说,学业评价具有考核、鼓励、诊断的多元功能。在对学生进行学业评价的同时,也是教师进行自我反思,检查、诊断自己的教学质量,修正和改进教学工作的一个有利时机。如果缩小了学业评价的功能,仅仅把评价等同于测验或测量,那么教师认识的偏差可能会导致学生的学习行为发生偏离,学生就会认为平时学得再认真,反正老师也不评价,不如最后考得好,老师就对我评价高。于是,考前突击行为就出现了。其实,学生更加渴望更多的人性化鼓励与评价能够伴随他们的整个学习过程。即使老师不在他们身边,不在讲课,这些评价也会时时回响在他们耳边,影响着激励着他们。
可以看出,学业评价概念是真包含着“考试”这个子概念的一个上位概念。这就要求教师首先要从认知上把评价与考试区分开来,防止以考代评,在教师的具体评价过程中,教师不仅要强调评价的考核功能,更要看重评价的强化、鼓励功能。如果在评价过程,教师能尝试着描述一个学生的成就和有待提升的方向时,学生就会喜欢上被评价、愿意为获得一个可信的评价而努力学习。
 
二、实现学业评价的领域多元化构想
如果一位考生在《旅游心理学》考试中,对于“导游如何调控游客的情绪?”一题写得头头是道,得了高分。但是当他离开考场去食堂吃饭时,因别人挤了他的脚而大打出手。那么,这位考生该不该得高分?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情绪都不知道该如何调节,还有什么心理能量去调控别人的情绪呢?也许有人会反驳,你太认真了,你那是考试,这是生活,两码事。其实在生活中能学会调控自己的情绪才是真正的考试。如果做人一套,考试一套,那么考试不就是逢场作戏吗?还谈何意义?因此,通过学生考试表现出来的知识掌握情况来决定对学生的评价还是片面的。打个比方,不以消费为目的的占有知识和囤积知识,只是满足人的原始占有欲罢了,就像守财奴聚敛财物似的。吸收知识的目的是为了表现和创造,反馈于他人和社会。国家将一些普通高等学校转型为职业教育,也意在如此。因此,任何课程是应该以知识学习为起点,以观念渗透和内化为过程,以实际表现和相应的行动、情感为终点的课程。
建构主义的知识观告诉我们,知识只不过是人们对客观世界的一种解释、假设或假说,它不是问题的最终答案,它必将随着人们认识程度的深入而不断地变革、升华和改写,出现新的解释和假设。在面对具体任务,知识是不可能一用就准,一用就灵的,而是需要针对具体问题的情景对原有知识进行再加工和再创造。再者,如果只关注了知识与技能的考察与评价,忽视其他领域的关注,对于学生而言,就好像选择了某个专业就意味着4号的扳手只能扳4号的螺丝,无法扳其他型号的。假如换一个车间,换个工作,这把死扳手也就没有用武之地了。这对于某一个具体的人来说,无疑是一个悲剧。所以,高校的学业评价要着眼于使学生成为一个活扳手。这就需要评价的领域导向多元,评价视野由课堂扩大到课外,由智力因素扩展到非智力因素,由专业技能扩展到非专业技能。
因此,高校学业评价的领域可以从下面四个方面着手。首先,是“知识获得”这个认知领域,即知识领域。其次,要向“知识践行”这个领域发展,即技能领域。再次,要向“知识内化”这个领域发展,即反映学生心理的动机、兴趣、态度、情感、行为、意志等非智力因素。最后,向“知识建构”这个领域发展,即学习中表现出来的方法、合作精神、沟通能力等非智力因素的作用。可以说,在对学生的学业评价中,知识评价占有量应当减少,甚至仅占评价领域的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