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阅知网,倾力打造学术界一站式发表平台!
 经济

浙江省对外直接投资与产业结构升级实证研究

发布时间:2020-03-10 点击: 来源:中国农业会计
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推进经济转型升级,是当前摆在我国各级政府面前亟待解决的工作重点之一。2013年浙江省政府报告指出,今后五年是浙江省加快经济转型升级的攻坚时期,是建设物质富裕精神富有现代化浙江的关键时期。近年来,浙江企业“走出去”步伐不断加快。据浙江发改委统计数据显示,“十二五”以来浙江省境外投资中方投资额达到105.32亿美元,2012年中方投资额38.92亿美元,比2001年的0.335亿美元增长了115倍,平均每年递增54%。另一方面,浙江经济也呈现出良好的发展格局。2012年浙江GDP总量达到34606亿元,GDP总量与含金量均列全国第四,比2001年的6898.34亿元增长了四倍多,平均每年递增16%。那么,浙江省对外直接投资与产业结构升级有什么样的影响?浙江省不同地市对外直接投资对产业结构的影响又有何差异?未来在深化改革、促进浙江经济转型升级过程中,政府、企业等不同主体又应该做什么?这正是本文所要研究的问题。

二、文献综述
在对外直接投资促进产业结构升级机理和作用方面,学术界已取得了较为丰硕的成果。如大卫·李嘉图(1776)的比较优势理论、弗农(1966)的产品周期理论、巴克利和卡森(1976)的市场内部化理论、刘易斯(1978)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论、威尔斯(1983)的小规模技术理论、坎特威尔和托兰惕(1990)的技术创新产业升级理论、邓宁(1993)的战略性资产获取动机投资理论,小岛清(1978)的边际产业扩张理论、赤松要(1935)的雁行模式、以及小泽辉智(1992)的增长阶段模式理论,都不同程度地解释了对外直接投资对于产业结构升级的机理和作用。
在实证研究方面,国内外大量成果已验证了对外直接投资对于产业结构升级存在着正向的推动作用。如Barrios,Gorg和Strob(2000)[1]、Maskus和Markusen(2001)[2]、Lipsey(2002)[3]、Tuan和Ng(2004)[4]等通过研究认为对外直接投资有助于本国企业生产结构的调整优化和相关产业的升级。持有相同观点的还有Blomstrom、Konan和Lipsey(2000)[5]、Dowling和Cheang(2000)[6]、Bernard(2002)[7]等。在国内,冯春晓(2009)[8]以我国制造业为例,研究发现我国制造业对外直接投资与其产业结构优化存在正相关关系;汤婧、于立新(2012)[9]利用2003-2009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的7大行业数据为样本,运用灰色关联模型进行实证分析,认为对外直接投资对我国7大行业存在不同程度的调整效应。持相同或类似观点的还有赵伟和江东(2010)[10]、李逢春(2012)[11]、王滢淇和阚大学(2013)[12] 、杨建清和周志林(2013)[13]等。但也有学者认为对外直接投资不一定优化母国产业结构升级。如范欢欢、王相宁(2006)[14]利用自回归分布滞后模型,得出了我国对外直接投资不能提升我国产业结构的结论;潘颖、刘辉煌(2010)[15]通过研究发现对外直接投资短期内不能促进产业结构升级,而从长期来看可以促进产业结构升级。持有相同或类似观点的还有宓红(2012)[16]等。
综上所述,国内外相关研究主要是从国家、行业等宏观层面研究对外直接投资的产业结构升级效应,在度量产业结构水平指标上采用了不同的指标或指标体系,得出的结论也不同。鉴于浙江省产业结构与国家宏观层面存在差异,产业发展重点亦有所不同,因此有必要对浙江省对外直接投资的产业结构升级效应展开针对性研究。